女子酒吧聲色犬馬,懷孕生女後掐死在酒店衞生間,扔進垃圾房…
2021-03-18 08:52
來源: 新民晚報

女子酒吧聲色犬馬,懷孕生女後掐死在酒店衞生間,扔進垃圾房…

人工智能朗讀:

新民晚報2021年3月18日訊 都説“虎毒不食子”,但卻有這樣一位狠心的母親,將她剛出生不足10分鐘的女兒,在衞生間掐死,扔進了垃圾堆……

2020年6月26日凌晨,犯罪嫌疑人李家芹在上海市一旅館衞生間內獨自產下一名女嬰,因害怕被家人知道,打擾自己的生活,她隨即將女嬰掐死,並用塑料袋包裹後扔進附近的垃圾房內。日前,青浦區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對李家芹提起公訴。

資料圖

96年出生的李家芹隨自己母親、弟弟、外公、外婆一同居住,初一時就輟學了,在家裏待了幾年,零散幹過幾份飯店服務員、食品分揀員的工作,但都不長久。20歲時相親認識了前任丈夫,不到半年就結了婚,婚後生了一個兒子。

兒子出生後,丈夫的態度開始發生轉變,公公婆婆對她也時有指責,讓她很不開心,於是李家芹便回孃家和家人同住,不管丈夫和兒子,並提出離婚。平時,李家芹不是宅在家裏看電視,就是出去閒逛玩樂。

一次,朋友向她推薦了一家新開的酒吧,據説特別“帶勁”,李家芹從沒有去過酒吧,很好奇,隨朋友去過一次後,就被那裏的聲色犬馬吸引了,此後經常一人獨往,每次都會有不同的男子過來搭訕、送酒,李家芹玩得樂不思蜀,並與多位男子發生了關係。

2019年11月的一天,李家芹警覺自己生理期已經兩個月沒來,曾經生育過的她意識到自己又懷孕了,可怕的是她根本不記得孩子是誰的。驚慌失措之下,她唯一的念頭就是不能讓家人知道。這樣就不能去做流產手術,因為住院需要時間和錢,她平時吃喝玩樂的錢都是零零散散問家人要的,此時這麼一筆支出必定會引起懷疑,於是她便拖着,走一步算一步。

李家芹本來就有些微胖,一個冬天過去,肚子隆起了,雖偶有人懷疑,都被她搪塞過去。她不知道孩子的生父,自然也不知道預產期,等到疫情好轉,她和丈夫終於辦理了離婚手續。李家芹徹底“解放”,悶了幾個月的她又繼續花天酒地的生活。

2020年6月25日,李家芹和酒吧服務員“英英”在附近旅館開了一間房,打算當晚玩個痛快後直接入住,但“英英”老公中途讓她回家,李家芹便獨自入住。此時,她剛在酒吧認識不久的男子“阿寬”給她電話,要求借宿一宿,李家芹默許了。到了早上5時,李家芹忽覺肚子疼痛,原來羊水已破。“阿寬”這時還醉醺醺地躺在牀上,李家芹怕吵醒他引來麻煩,於是一個人坐在房間裏的衞生間抽水馬桶上,咬緊牙關忍痛生產。數十分鐘後,她在馬桶裏誕下一名嬰孩。

嬰孩渾身是血,臍帶還沒有斷開,就“哇哇”哭泣。李家芹聽到哭聲十分焦躁:“不能讓人知道這個孩子,不能讓她打擾我的生活!”李家芹一把拉斷臍帶,狠心掐住了孩子脖子。確認孩子死亡後,她將孩子放在一旁的浴缸裏,給“英英”打了個電話,説自己生理期來了,讓她幫忙送一包衞生巾。“英英”來後,李家芹讓她從門縫裏塞進來,沒有進門,“阿寬”也躺在牀上沒有醒。李家芹迅速脱下身上的馬甲包住孩子,此時她才發現自己生的是一名女嬰。她用塑料袋在外面包裹幾層,偷偷下樓找到一個垃圾站,將孩子扔在了垃圾桶裏。

扔掉了孩子,李家芹下午就回了自己家,直到當天清潔工在打掃垃圾房時無意間發現了嬰兒屍體。當警察敲響家門,李家芹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。

檢察院審查認為,李家芹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,致一人死亡的行為已觸犯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條,涉嫌故意殺人罪,且被害人系其親生女兒,應當酌情從重處罰。近日,上海市青浦區檢察院對本案提起公訴,依法追究李家芹的刑事責任,並建議判處被告人李家芹十四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檢察官告誡,孩子從落地的那一刻起就擁有了作為一個人所能擁有的法律權利,而父母也同時擔負起了照料、撫養等法律義務。既然給與了她生命,就請愛她、善待她,絕不能當成負擔、累贅和對生活的“打擾”。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(通訊員 單明嫿 記者 潘高峯)

[編輯:陳蘇雅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