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市鳳凰涅槃藝術團台上與台下的故事:過去聽説過偉大 這次見識了偉大
2021-03-18 07:52
來源: 深圳特區報

深圳市鳳凰涅槃藝術團台上與台下的故事:過去聽説過偉大 這次見識了偉大

人工智能朗讀:

鳳凰涅槃藝術團的《生命之歌》公益演出大獲成功。深圳特區報記者齊潔爽攝

郭麗英與團員們一起學習空靈鼓。深圳特區報記者楊少昆攝

原標題:過去聽説過偉大 這次見識了偉大

——深圳市鳳凰涅槃藝術團台上與台下的故事

見圳客户端·深圳新聞網2021年3月18日訊(深圳特區報記者張鋭)“我聽見的鳳凰沒有憂傷,只有歌唱。我看見的鳳凰沒有病態,只有堅強。我深信精神力量無比強大,人體修復充滿能量。時間將會證明,世上沒有絕症,只有希望。”在看過鳳凰涅槃藝術團大型專場公益演出《生命之歌》之後,著名詞作家、《春天的故事》《走進新時代》的詞作者蔣開儒曾發了這樣一條短信給團長郭麗英。面對生命中不幸的到來,是在無奈地哭泣中讓生命之花凋零,還是站直了用雙手勇敢地接住?加入這個藝術團的人,都在用行動證明着自己的態度。

●有人倒下,舞台上的感人故事仍在繼續

10年,足以讓一個稚嫩孩童,成長為朗朗少年,也能讓初栽的樹苗,漸呈繁茂之勢。可生命無常,在鳳凰涅槃藝術團成立的近10年中,已經有14位團友因為癌症復發去世。

郭麗英記得,2013年,在深圳市羣藝館劇場舉行的首場《生命之歌》大型專場公益演出就獲得了台下600名觀眾的熱烈掌聲,其中,舞蹈《重生》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主演之一何力軍那時還不到40歲,能歌善舞。舞台上的他不僅與藝術團成員袁媛精彩共舞,還帶來了獨唱《龍的傳人》,目睹過他在舞台上展現出的藝術活力,人們難以接受,僅在2個月後他就因癌症全身轉移而無法登台演出,最終,他還是沒能挺過病魔的侵襲。

告別戰友後,郭麗英和藝術團選擇繼續前行。2014年11月25日,第四場《生命之歌》大型專場公益演出在深圳戲院專場舉辦,舞蹈《重生》男主角的接力棒,由63歲的賈純彪主動接了過來,“我要讓這個美麗的故事重生”,他説。

在鳳凰涅槃藝術團中,“與其為癌症糾結,不如唱響生命之歌”是大家的共識。曾是話劇演員的梁越,腦瘤手術後他的五官嚴重畸形,又經歷了2次常人難以承受的面部手術,為的是“我要登舞台”。

黃雪龍,從大山裏走來的打工仔,患鼻咽癌後,依靠夥伴們在街頭義演籌得手術等治療費用。他一邊放療治療,一邊參加藝術團公益演出,用歌聲感恩社會,感謝所有幫助過他的人。治療中吞嚥進食都痛苦,卻還參加了2次大型演出,用歌聲感恩社會。

如今,《生命之歌》大型公益演出已演出19場,大大小小的公益演出活動累計舉辦300餘場,藝術團已成為團員們相互鼓勵支持,展現生命風采和奉獻社會的精神支柱與公益平台。

●奉獻,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

走下舞台,鳳凰涅槃藝術團也在用自己的方式,向社會詮釋着動人的奉獻。

曾是舞蹈教師的梁麗很早就加入了深圳義工隊伍,經歷了手術、放療和化療的痛苦磨礪,主動與深圳市紅十字會簽訂捐獻身後所有器官的協議,“她想要自己的生命延續。”

一次突然發病,梁麗立刻求鄰居打電話找來郭麗英,“先不要找120救護車。我要趕快交代你幾個事,捐獻遺體不能耽誤,我的角膜最少可以用在4個人身上。”病情平穩後,她拉着郭麗英説:“我知道自己來日不多了,到時候第一時間不要急着送我去醫院,要先找負責器官捐獻的高醫生,取出我的所有可用器官,用在救人或科研。我知道,人死後超過兩小時,器官就不能用了。所以我把他的電話留給你。”這一場景讓郭麗英的愛人劉秀夫感慨萬分:“過去,我只是聽説過偉大,這次我親眼見識了偉大!”

董睿新曾是大家心中的老大哥。參加過一次公益演出後,癌症便復發轉移,劉秀夫前去看望,發現他滿肚皮下的轉移包塊,便立刻聯繫醫院協助治療。臨終前董睿新叮囑妻女拿出5000元捐助藝術團,當時,他的退休金每月僅1000餘元。董睿新的夫人對郭麗英説:“藝術團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告訴我一聲,我立即報到。”

倒下的人不曾被團友們忘記,前行者正越過荊棘叢,孜孜奉獻。

2020年12月13日,在深圳龍崗區坂田的國賢慈林書院多功能廳,藝術團青年隊的42位小姐妹們舉辦了“五週歲生日會”。五週年,是她們的癌齡,更是她們重生的記錄。據郭麗英介紹,這些80後、90後團友從全國各地來到深圳打拼,相似的年齡和經歷,讓她們抱團取暖,積極治療。她們勇於面對自己的病情,不少人是帶着孩子一起來的。大家席地而坐,講述交流着各自的康復經歷。據瞭解,她們中有人在懷孕2個月後確診乳腺癌,堅持做完了所有治療,並順利產下寶寶。還有一位在聚會時已經懷孕7個月,新生命的誕生又將給這個集體帶來新的希望。

●有了依靠和榜樣,也有了信念和希望

“可能有人不願靠近我們這個團體,如果願意瞭解我們,會發現所有人都是積極向上,我們都希望能用陽光、健康、不服輸的心態繼續走下去”,郭麗英説。

藝術團副團長蔡春豔是團裏病齡最長的一個——26年。2010年,她認識了郭麗英,並看着藝術團一步一步成立與發展。作為深圳本地人,每當藝術團有需要,她總會到處聯繫物資、人員,發動全家老小一同上陣幫忙。

藝術團交誼舞隊隊長劉建華曾是企業高管,得病後,她一蹶不振。藝術團去腫瘤醫院慰問演出時,她看到了舞台上的郭麗英。“她們哪裏像生病的樣子,我很好奇,從人羣中擠上前去找她聊天。”“我能好嗎?能像你們一樣走出來嗎?”郭麗英對她説,“只要你肯來,就一定能!”就這樣,鳳凰涅槃藝術團將病友們帶出病痛的陰霾,即便部分病友在病情得到控制後需要終身服藥,卻也找回了自信與快樂。

“藝術團裏的骨幹都是我們從醫院裏拉回來的。”郭麗英這樣形容她的夥伴、她的戰友。

器樂隊長盧婉瑩説,加入藝術團後,有了依靠和榜樣,自己也有了信念和快樂,“這就是集體抗癌的重要性。”受疫情影響,去年藝術團的演出減少了許多,“今年開年,我們隊的成員就總問我什麼時候再舉辦活動,大家都等不及了。”

李慧萍加入藝術團不算久,她經營着一家服裝企業,患病以前就在為鳳凰涅槃藝術團提供演出服。感動於郭麗英對社會的奉獻,她總是親自為藝術團設計演出服,裝扮着每一位團友的身姿與面貌。“是他們讓我明白,人不管跌入多深的低谷,愛都是那束照進來的陽光。”李慧萍的傾心奉獻,讓藝術團的每一次集體亮相都是光鮮明麗的。

“沒有藝術團所有團員的辛勤付出,就沒有鳳凰涅槃藝術團的今天。”郭麗英告訴記者,每一次的舞台都記錄着團友們動情的唱、賣力的舞和真誠的笑,他們堅強樂觀,不言放棄的精神隨着演出而熠熠生輝。

[編輯:施冰冰]